巴尔干男孩们在隔离区团聚政治和战争分不开他们

时间回到8月26日,美国时间的这天晚上,雄鹿队宣布“抵制”当晚与魔术的季后赛系列赛,NBA再度暂停。但是在迪士尼园区的拉格德拉多湖边,却传出阵阵欢声笑语。

当晚,NBA球员曾经召开了一次球员会议,商讨了各种关于赛季是否要继续进行的问题,因为意见不一,会议的气氛一度非常紧张。而在会议结束之后,几位来自巴尔干半岛的球员,决定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好好地聚一次。也是在这次团聚之后,几位球员还给自己的这个小团队起了个名字,就叫“巴尔干男孩们”。

“那是一个充满了各种感情的疯狂之夜,”热火的后卫德拉季奇说,“因为我们也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的情况。”

参加首次“巴尔干男孩”聚会的球员包括:来自塞尔维亚的约基奇和马扬诺维奇,来自斯洛文尼亚的东契奇、德拉季奇和钱查尔,以及来自黑山的武切维奇。第二天,又有几位球员加入进来,他们是克罗地亚的祖巴茨和海佐尼亚,以及来自波黑的努尔基奇,这9位球员约在27号吃了个早午餐,然后29号又一起约着吃了一顿晚饭。

因为是一次临时聚会,所以大伙也没什么特别准备,开始不过就是计划着聚在一起吃点东西和聊聊天。但随着饭局的推进,大家情绪越来越高涨,然后就开始举杯畅饮。喝到兴头上,几个人又打开手机,播放起巴尔干半岛的特色歌曲。随着音乐,他们把胳膊挽在一起,然后用各自的民族语言,去合唱那些他们都会唱的歌。

几位巴尔干男孩不是当天饭馆里仅有的客人,却肯定是最吵闹的一群。“我们把那个餐馆变成了一个俱乐部,”德拉季奇说。因为这几位球员所在的国家,历史上都曾是南斯拉夫的加盟共和国,所以他们之间有着难以割断的特别联系。他们聊着彼此在隔离区内的生活,互相问候家人的情况,也谈到了各自球队以及整个NBA联盟的情况。当然,他们之间也免不了要彼此开两句玩笑,而最会逗人发笑的,当属约基奇和马扬诺维奇了。“约基奇和博班,他俩绝对是最有意思的人了,”德拉季奇评价说,“特别是因为他俩认识很多年了,所以总是拿彼此开涮,引得我们大伙整个晚上都笑个不停。我甚至还跟他(马扬诺维奇)说:‘我知道你职业生涯结束好要去干吗了,你肯定会去电视台做解说,这是肯定的。’”

在这个团体当中,21岁的东契奇是最年轻的一位。一来是跟大伙有些年龄上的差距,二来是东契奇本来性格上就有些拘谨,所以他并没一上来就自得其乐。“卢卡非常安静,”德拉季奇说,“他整个人一直都很平静,有点不爱说话。不过他非常乐于倾听,而且可能会在某个特别的时间点突然冒出一句来,把大伙全逗笑。”

就这样,从晚上8点开始,几个人一直待在一起,差不多凌晨2点才散。而几个小时之后,也就是当地时间27日的上午,他们又参加了一起球员们的集体回忆,并进行了决定赛季命运的一次投票。在确定赛季将会继续照常进行后,前一天意犹未尽的几个人,在他们的群聊里商量,要一起再吃一个早午饭。而这回,他们又把祖巴茨、努尔基奇和海佐尼亚喊来一起参加。

团队壮大了,大家的情绪也更加高涨了。在他们吃饭的时候,旁边一桌坐着的正是开拓者主教练特里斯托茨,他当时正在考虑与湖人系列赛第五战的作战计划。而努尔基奇拿着手机找到了自己的教练,请他给自己新加入的这个团体拍张照片。随后,努尔基奇把这张照片发到了社交媒体上,配文是:“几位巴尔干男孩。由特里斯托茨拍摄。”正式因为这条推特,“巴尔干男孩”这个名字被正式确定了下来。

“我喜欢这个名字,”祖巴茨说,“我以前从来没听过类似的名字,但真的很酷。我们大伙都说好朋友,也都来自巴尔干搬到,所以我觉得这个名字没啥问题。”而作为团体中年纪较大的成员,德拉季奇也觉得这个名字不错:“我不知道绝大多数的人能不能明白其中的含义,但是我们几个人都知道。”

如今在NBA,来自巴尔干半岛的球员的确很多。比如克罗地亚的博扬博格达诺维奇,达里奥萨里奇,以及来自塞尔维亚的博格丹博格达诺维奇和别利察等人,也都是很知名的球员。不过这几位球员要么是没来迪士尼隔离区,要么就是自己的球队当时已经被淘汰,所以没能加入到这次的聚会中。

而参加聚会的球员里,也有人当时正在比赛场上互为队友。比如效力与快艇的祖巴茨和效力于独行侠的东契奇与马扬诺维奇,当时就正在季后赛中厮杀。“这也挺平常的 ,”祖巴茨说,“我们甚至都没有聊到过这个话题,就希望能够保持一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心态。”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个小团体聚在一起的机会实在不多。如果像平常那样打常规赛和季后赛,球员们要在美国四处奔波,很难能够像这次在迪士尼园区里一样,大多数人聚集在一起。“有些时候,当我去跟某支球队比赛,而那支球队中也有几个我们这个团体中的人,我们才会联系,”祖巴茨说,“我们会约着一起吃饭,或者我会去他们住的地方打打电子游戏,或者做些类似的事情。”

对于这些“巴尔干男孩们”,他们这个团队里,也存在着较为明显的“代沟”。东契奇21岁,祖巴茨和钱查尔23岁,海佐尼亚和约基奇都是25岁,努尔基奇26岁,他们几个人算是一代人。而29岁的武切维奇、32岁的马扬诺维奇和34岁的德拉季奇,就是另外一个时代的人了。他们跟几位年轻人,就鲜有共同话题。

除此之外,国籍也是影响他们彼此间联系的一个重要因素。比如德拉季奇和祖巴茨,两人并不熟悉,主要还是因为他们有些年龄差距,所以并没有在欧洲赛场上有过什么交手。相比之下,德拉季奇和同样来自斯洛文尼亚的东契奇以及钱查尔就的关系就更好一些。

所以此番在迪士尼园区里的相聚,对很多人来说,也是他们第一次能够深入了解彼此的机会。加上语言、历史和文化等也较为相近,这更是很快就拉近了他们彼此之间的距离。“我很喜欢这次(聚会),”祖巴茨说,“我们真的很享受其中的乐趣。你身边的这些人,他们都跟你说着一样的语言,你们可以彼此分享对某件事的看法,畅谈彼此的经历,什么话题都能聊,我真的非常喜欢这一点。”

对此,德拉季奇也深有同感。“我们大家都生活在异国他乡,这里有不同的语言,不同的生活方式,一切都几乎不同,”德拉季奇说,“然后,当你跟那些来自同一个区域的朋友们相聚的时候,你会感觉更加地放松,因为你了解他们从哪里来,你知道他们对一件事的感觉如何,你也了解他们的文化。所以,我们在一起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对于这些球员们的相聚,各队的主教练也都非常支持。比如掘金队的主帅迈克马龙,他就很乐于看到自己的弟子约基奇以及钱查尔能够他们的“老乡”一起聚一聚。“当你跟那些跟来自一个地区的朋友们相聚的时候,我觉得那肯定能够给你提供一些帮助,”马龙说,“他们几个人在隔离区里也享受了很美好的一段时光,我个人觉得这非常好。”

当这些来自巴尔干半岛的球员们第二次正式聚会的时候,马龙恰好遇到了他们。看着这些极具篮球天赋的球员们汇聚在一起,马龙也是感慨万千。“看着他们聚在一起,你就会忍不住地想:‘如果曾经的南斯拉夫能够再次统一,那他们将会拥有一支超级强大的篮球队!’”马龙说。

塞尔维亚、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这几支国家队,都是当今国际篮坛上数一数二的劲旅,也都是在国际大赛有争夺奖牌实力的队伍。如果他们几支球队能够合而为一,那美国队在奥运会上将会迎来最强的敌手。

“如果那样,我们将会非常强大,”德拉季奇说,“我们肯定每次都能成为金牌的有力争夺者。因为首先,我们拥有一个巨大的球员人才库,可以从里面选很多出色的球员出来。如果你了解这一点的话,你就会明白我们的竞争力。”

不过,这一切只能暂时存在与想象当中,1992年发生的一切,让那个国家分崩离析,也让他们这些篮球少年,如今“天各一方”。尽管如此,他们彼此之间的联系从未被彻底切断过。

“我们无法改变历史,”德拉季奇说,“这也就意味着,当年战争留下的一切,都还是会产生糟糕的影响。但是那些都已经结束了,我们也需要放眼未来。我在克罗地亚有很多朋友,而我自己其实也有一半的塞尔维亚血统,我的祖父母如今还生活在波斯尼亚。说到底,我们大家其实都来自一个国家,我们有着相同的一切。过去的事情,就让它留在过去吧。当时我也很小,战争发生的时候我才三岁。所以我真的么有什么特别的感触,你能明白吗?我接触过的所有来自巴尔干的确的人,他们对我都非常好。”

约基奇、德拉季奇、祖巴茨和钱查尔成为如今还留在迪士尼园区的四位巴尔干男孩。德拉季奇效力的热火已经挺进东部决赛,而约基奇、钱查尔和祖巴茨各为其主,正在西部半决赛的赛场上鏖战着。

不过,经过了这次特别的NBA复赛,巴尔干男孩们建立起新的联系,他们的群聊组依旧非常热闹。在里面,约基奇和马扬诺维奇还在互相开着玩笑,而他们彼此交流的语言,也依旧是塞尔维亚与和克罗地亚语。他们也还记得,在那次聚餐的餐桌上,他们曾合唱过一首名叫《Ne Moze Nam Niko Nista》的民歌,这首歌是波斯尼亚以及塞尔维亚地区的歌曲,歌名翻译过来就叫做《没人能追上我们》。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